故事会-音乐资讯-旅游资讯 -动漫资讯-趣闻趣事 -房产资讯 -综艺频道-戏剧歌舞-人工智能-面试技巧 -小说-更多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正文

长恨漫漫无归期小说阅读

2020-12-15 20:31:26  来源:帆恩生活网  

颜清歌凌辰烨小说的名字是《》,这里提供长恨漫漫无归期小说,该小说文风细腻,情节不落俗套。这几天她躺在床上,悟清了某件事情!如果说小姐的钱根本就不是从池塘里捡来的,那么就是故意在骗自己!

精选内容:

站起身来,颜清歌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体形,凝眸思索。

涅磐重生之折磨,也为了达到和江三笑一样的体形让人瞧不出破绽,她把自己练成了一副瘦骨嶙峋的身子骨。

心里默道:是该补回来了。

隔日起,她便带着铃铛一起下馆子,品赏美味佳肴。

而病中的春梅凄凉地躺在床上,日日餐餐只能喝点稀粥。

原本找了个大夫,开了几服风寒的药,春梅服下之后,发烧咳嗽倒是逐渐转好了,却开始闹肚子。

夜里,更深露重,春梅三番五次起床去茅厕,叫苦不迭。

几日之内,春梅历风寒之灾,又经泄痢之苦,面色蜡黄,身形削瘦。成了主仆三人之中最枯瘦的人。

而颜清歌每每饱餐回来,必定去探望春梅一番,顺便把今天品尝的美食评头论足一番,听得春梅捶胸顿足懊恼得要吐血。

她怎么就在这种时候生病了呢?

“对了,春梅。我真的要感谢你。”颜清歌双眼真诚地望着春梅,熠熠闪光。

“感谢我什么?”春梅心里突然就不安起来了。

这几天她躺在床上,悟清了某件事情!

如果说小姐的钱根本就不是从池塘里捡来的,那么就是故意在骗自己!

春梅后背冒出了涔涔冷汗。

“你啊,知道我们在这荒院里日子不好过,想着法子省了那么多银钱出来。为了给我个惊喜一直瞒着不说,真的是辛苦你了!”

“什么?”春梅的心凉了半截。

“这几天我和铃铛去酒楼吃东西的钱,全都是用你攒下来的那些银子!”颜清歌眸光盈盈,十分“感激”春梅这么个体贴又会计划的丫鬟。

“我的娘啊!”一听说是自己藏的私房钱,春梅激动得要从床上滚下来。

一口气没提上来,直接昏死过去。

颜清歌静静地站在床边上,眼里的冷光一闪而逝。

一个小小的婢女长年累月克扣主子的口粮,变卖所有值钱的东西,收入私囊。

想来她还是太仁慈了,只是让春梅把吃下去的吐出来而已。

这天,颜清歌如同往常那般带着铃铛出门“觅食”,行至膳合酒楼。

这家酒楼地处偏远,接近城郊,平常几乎没有人流走动。

故能来此处的人皆是专门为了品尝这里的佳肴。据人说这家酒楼珍馐品种繁多,味道极佳,吃过一次之后再尝其他家的菜倒是索然无味了。

颜清歌束起男子发髻,着一身白衣,转身之间就变成了一个俊俏的公子哥。

这几天,她一直在研究大小酒楼饭馆儿的菜色,为的是学习各大佳肴的制作以及酒楼的经营,集百家之大成,意欲建造起一家举世无双的酒楼。

前路漫漫,她一介女子若要为父翻案,如何报仇,首先必有钱财为基。

品尝完膳合楼的美食,颜清歌心满意足。

正当她走下楼时,店小二引着一位年轻男子往楼上走去,“公子,请随我上楼。”

并不宽敞的楼梯,使得她同那人擦肩而过。

那人穿着藏蓝色的长袍,将全身上下都裹得严严实实,他戴着头衣又低着头,窥不见其颜,低调而神秘。

面对店小二的殷勤,男子并未说什么,只是从喉咙深处挤出一声轻哼:“嗯。”。

!颜清歌的脚步顿住了。

在这世间,有一个人的声音是刻在她骨髓里的魔音,永世不能忘!!!

凌!辰!烨!

颜清歌咬牙切齿,滔天的恨意从她的眼里迸发出来!

阿爹!没想到女儿这么快就遇见仇人了!!

暗自深吸几口气,平复了一下激动的心情。若总是这般激动,还没能接近他便被他觉察到了。

颜清歌命令自己去想点其他的事情。

此时此刻,他怎会出现在这雍州?要知道,雍州离佑安千里之远,就算是快马加鞭,也得十日方能抵达。

再者,算算时间,江惜雪大肚临盆,此时他不守在身边,跑到这种地方来干嘛?!

必是有要紧之事!

颜清歌的心思百转千回,面上却全然不动声色。

“小......公子?你怎么了?”后面站着的铃铛见小姐停在楼梯上一动不动,疑惑地开口问道。

颜清歌正欲启唇,下一秒,情况发生了急剧变化!

几个黑衣人横空出世,冲进酒楼,个个手持刀剑气势汹汹,直接砍死了站在大门旁的两个酒店伙计,阴寒剑锋直指凌辰烨而去。

酒楼里的客人吓得作鸟兽散去,几个呼吸之间,喧闹酒楼里顿时就只剩下颜清歌和铃铛。

颜清歌拉着铃铛躲到了结账的台面之下。面皮之下的真颜冰冷如玄铁,目光如蛇,紧紧地锁住那道藏蓝色的身影。

“你们是什么人?!”见到袭击者,凌辰烨并不意外,只是眉目之间陡然转冷,以深厚内力厉声喝道!

“要你命的人!”为首的凶徒蒙着脸,冲上来一刀了结了凌辰烨身边的店小二,剑指凌辰烨招招致命。

凌辰烨冷哼一声,不以为然,“那就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了!”说罢赤手空拳直接迎战,一掌击倒离得最近的一个人,夺下其剑对付其余五人,倒是没占下风。

一出佑安他便感觉到有人尾随,只是不想打草惊蛇,便装作不知。一路相安无事,如今终于忍不住要动手了!

他的脑海中闪过前太子凌泽屿的脸,又闪过七皇子凌冠轩的脸。

这两个人是目前最有可能对自己动杀机的。

然不管是他们,还是其他人,想来谋划已久。在这雍州行凶,天高皇帝远,想悄无声息地在这里了结他?

未免也太小看他凌辰烨了!!

杀机步步紧逼,凌辰烨虽无性命之忧,却被压制住了。一行几人从楼上打到楼下,所及之处,桌子凳子被劈成好几瓣,瓷器摆设摔在地上,砸得粉碎,杂物混合着鲜血四溅,场面一片混乱。

铃铛从没见过这仗势,害怕得直打颤子,“小,小姐,我们……们现在怎么办??”

“别轻举妄动,看看情况再说。”颜清歌安抚道。

环顾四周,情况甚是明了,她们已经错过了最佳的离开时间。眼看着店里的伙计一一被杀掉,想来这些杀手是容不得有第三人在场的了。

颜清歌是生死边缘走过一趟的人,自然镇定,只是可怜铃铛这丫鬟,第一次见着这鲜血淋漓的杀戮场面,瞳孔不断放大,惊恐万分。

此时恰好有一个花盆被剑锋所作用,飞了出去,砸向柜台,又越过台面,正好砸在铃铛的脚边上,她失控地叫了一声,颜清歌根本来不及捂住她的嘴。

“谁在那里?!”一把寒光四射的匕首飞过来,直直地插在柜台上,入木三分,下一秒,台面就四下破裂开了,暴露出了躲在下面的两人。


送水 http://www.1tongshui.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