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音乐资讯-旅游资讯 -动漫资讯-趣闻趣事 -房产资讯 -综艺频道-戏剧歌舞-人工智能-面试技巧 -小说-更多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 >> 正文

言欢云非城小说

2020-08-07 05:52:27  来源:帆恩生活网  

主角是言欢云非城的小说是《三生不幸爱上你》由三三文学网给大家带来,《三生不幸爱上你》是网络作者“林熙”原创的一本言情类小说,主要主角有言欢云非城,喜欢《三生不幸爱上你》这本小说的绝对不容错过!

推荐指数:10分

言欢云非城小说

“你,又回来干什么?”言欢站在玄关处,看着男人低头换着拖鞋,轻声问道,而忐忑的口气里也藏着几丝小期待和不确定。

“拿文件。”

云非城随手将外套扔在旁边的沙发上,解开了领带和衬衫纽扣顶端几粒,露出了他精致的锁骨以及小麦色健康的肤色,令原本清贵禁浴的他,平添了几分男人的野性和性~感。

言欢觉得今天的云非城有些不对劲,但又说不出来是哪里不对劲。

她手足无措的连连“哦”了两声,蹲下身换鞋的动作也是这样的不自然,就在她以为云非城已经去了书房的时候,男人颀长的身形将她笼罩。

“协议签好了吗?”

冷厉的嗓音从头顶传来,随着男人的靠近,那股霸道强劲的气息便层层包裹住言欢,这样的压力,令她喘不过气。

“我说了,协议我是不可能签的。除非我死,离婚,你别做梦了。”言欢态度很硬,比之前任何一次都要硬。

言欢很固执,她固执的以为,她可以坚守这份爱情,亦可以靠自己的一己之力,去维持这段名存实亡的婚姻。

气氛又僵又冷,言欢不用抬头去看,也能知道云非城此刻的脸色有多么可怕。

“但如果…你能满足我一个条件,我就同意和你离婚,并且净身出户。”言欢忽然扬起脖子,用她那双又黑又亮的大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面前的男人。

转折来得太忽然,男人肃眉一挑,冷漠峻刻的脸仿佛常年不化的寒冰,而那黑曜石般狭长的眼底,更是没有一丝温度。

“你又想搞什么把戏?”

“你和我闹离婚,不就是想娶裴清清么,现在我同意了…但,我的丈夫背着我在外面偷腥这么久,怎么着也是我吃亏了啊,不如,云导你也陪我几次?到我满意了,就放你自由?”

女人纤细的藕臂忽然探了过来,水润饱满的朱唇好似果冻般,挂着一抹绝色的笑,她盯着他时的勾人眼神,含着情,仿佛脉脉春水。

云非城恍惚了一下,记忆中女人的脸是那样的模糊,只是那双灵动的眸,却在他的脑海内挥之不去。

看也只是短短的一瞬间,他就恢复了镇定:“你在妄想!”

云非城猛地推开了面前的女人,口里说着最犀利,最伤人的台词。

“践人,凭你也配勾~引我?滚!”

男人是真的恼了,他目光冷冽的看着她,手里的力道没有半分收敛。

言欢被推到了吧台上,她踉跄了一下,尖角烙到她的手臂,瞬间乌青了一片,疼痛如同万千蚂蚁啃嗜着她的身心,可言欢很能忍,即使这般屈辱,她也只是耸拉着脑袋,吞下心中一片酸楚。

她抬起头的时候,面上笑盈盈一片,言欢笑起来很好看,三分妩媚,两分清纯,五分轻佻。

“云非城,你是怕了吗?害怕爱上我的魅力,无法自拔?”她很快又贴了上去,撩人的手更是肆无忌惮的游走在他精实的胸膛上,一寸一寸…笑的妖魅。

“城城,快点…快点啊!”言欢轻佻的话还没来得及说下去,男人长臂忽然一箍,将她娇小的身体赫然翻转了过去。

始料未及的,言欢水盈盈的眸猛地瞪大,脑袋“轰隆”一声,瞬间一片空白。

男人阴冷的笑声徒然在她耳后响起,几分戏谑和轻蔑:“践人,既然你这么想玩火,那我就陪你玩玩,我倒要看看你这个不知廉耻的践人有多大的浴望!”

直接贯穿身体的疼,疼的让言欢恨不得捅自己一刀。

男人箍住她的下腰,一遍又一遍的横冲直撞,可他的眼里始终冰冷一片,毫不怜惜。

他是故意的,他所作所为,就是想要羞辱她,看她痛不欲生……

言欢咬着牙,冷汗一点一点往外冒,头晕的感觉再度袭来,她似乎都看不清头顶的天花板,只感觉自己抱着一个大火炉,好热好热……

“嗯……”她无所知的轻哼出声,却引来身上人更粗暴的撞击。

“践人!”云非城面色狠戾的拽起她的头发,语气阴骛:“你怎么这么不要脸?”

迷迷糊糊中,言欢就听到这句话,可她已经没有力气开口,嗓子疼的冒烟,凭着耐力断断续续的开口,嗓音像是八十岁的老妪一般,粗哑难听:“在我自己老公身~下承欢…怎么不要脸了?”

女人脸色噙着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仿佛来自远古的妖妃,触的云非城咒骂了一句,颠来倒去,又是一顿折腾。

“果然下践!”

过了不知多久,男人像是一只得到靥足的狼,终于放过了她。

他斯条慢里的穿戴整齐,随后,那双如鹰般桀骜的眼睛寒冷的射向她。

“签字!”

他毫不客气的将桌上的离婚协议扔到她面前,白纸翻飞,衬着言欢的面容更加苍白。

“云非城,谁告诉你只陪今天这一次?”言欢舔了舔干涩的唇,很狼狈的说出激人的话。

三年来,这个女人使出各种手段留在他身边,云非城哪里不知道她安了什么心。

“你敢耍我?”云非城目光一凛,一个箭步上去,直接掐住她的脖子,他眼里闪烁着嗜血的芒,连额头的青筋也跟着突突的跳动。他,似乎已经对她起了杀心。

言欢心底一阵悲凉。

七年了,他们之间美好的一点一滴,这一瞬间如同电影片段,一帧一帧的闪过她的脑海,而此刻,言欢瘦弱的身躯如同破碎不堪的木偶,被云非城牵着、拎着。

言欢只能一遍一遍的安慰自己,她的城城,她最爱的男人,是因为她,才变成了这个样子。

他对她的这份恩情与感情,让她如今还有什么理由不去坚持下去呢

城城,我对你,必生死相依。

酸楚的眼泪从眼角划过脸庞,滑到云非城宽大的掌心,男人目光夹杂着疑惑,想深究她忽然情绪崩溃的源头,却在下一秒便听女人骄傲的说:“好好睡我,等老娘哪天腻了你,自然会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