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音乐资讯-旅游资讯 -动漫资讯-趣闻趣事 -房产资讯 -综艺频道-戏剧歌舞-人工智能-面试技巧 -小说-更多

当前位置:首页 >> 综艺频道 >> 正文

北影节访谈,男性导演演绎女性故事:我们拥有同一个梦想

2020-08-12 05:50:37  来源:帆恩生活网  

——青年导演张津龙、王鹏人物传记

题记:北京国际电影节——北京展映单元近日公布了展映片单,《出走的娜拉》成功入选“中国故事”展映单元,在北京国际电影节期间举办了首场公开展映。

我因为工作的关系,经朋友介绍,认识了《出走的娜拉》的两位青年导演兼编剧张津龙、王鹏。在中国电影蓬勃发展的今天,站在一个观察者的角度来看张津龙、王鹏两位电影人十多年的影视人生和创业之路,俨然是草根出身、不畏艰难困苦,希望通过自己的艰苦奋斗、努力拼搏来实现电影梦的80后这代人的一个缩影,堪比一部精彩绝伦却极度虐心的励志剧。

张津龙和王鹏都是来自山东威海的东北人,和无数进入大城市的小城青年不同的是,他们并不是迫于生计,更不是向往灯红酒绿的生活才选择进入影视圈,而是机缘巧合下将对电影的热爱深植于心,选择了影视之路,终其一生为自己的挚爱和理想奉献。张津龙说,从他17岁开始就立志要当导演,而且拍电影、拍好的励志电影已经变成他深入血液和骨髓的一种执念,令人欣慰的是十五年后的今天,他终于拍出了自己的处女作长片电影《出走的娜拉》。王鹏则是影视科班出身,从小以拍摄电影为志向,一部《泰塔尼克号》真挚的人物情感及视觉特效触动了他的心,从此义无反顾的走上影视之路。

《出走的娜拉》导演&编剧 张津龙(左)王鹏(右),拍摄于影青传媒公司

张津龙和王鹏这对“海尔”兄弟谈起他们俩的合作也颇有意思,津龙创办的影青公司招聘编剧,两人在招聘面试时越谈越投机,甚至忘记了后面的面试,最后应聘者谈成了合伙人,面试考官变成了志同道合、同一战线的战友。

我第一次踏进张导公司,他们正在召开《出走的娜拉》宣发计划会,会议室围了满满一桌人,张导看上去是里面最年轻的,简单的相互介绍,才知道他们都是来自影视行业链上有资历的人。这是我第一次暗自思忖这个年轻人的聚能能力。时值《出走的娜拉》后期制作阶段,他显得很疲惫,却仍然礼貌有加、毕恭毕敬,和我接触的很多影视从业者谈笑风生、自来熟不一样,他略带羞涩,谈话始终不能深入。随着后来我们一来二去的接触,慢慢的发现,他的口头禅是“没事,肯定有办法”,苦涩中更多的是坚定不移的决心和持之以恒的态度。

张导说他对拍摄有种迷之诱惑,当初为了学习拍摄,一边打工一边上学,做过自由摄影师、剧照师、纪实摄影师,自己一年半里丢了十辆自行车,冲动下拿起机子拍摄了短片《偷自行车的人》;2015年参加第六届九分钟电影锦标赛,10万资金3天时间,不休不眠完成了短片《手》,并得到评委会的高度认可。瞬间自信心爆棚,觉得自己天生就是做电影的料。他的公司靠拍摄企业宣传片维持,参与过一些网大的制作,可他的心一直在院线电影、在励志电影,在当时合伙人的煽动下,开始筹备院线电影。没想到从一名导演到出品公司老总,从一个作者到制片人,仿佛进入了宇宙的黑洞,被黑暗吞噬,没有时间。其实刚开始,像大多数人一样,张导也单纯的认为,只要按照自己的意愿,在银幕上把自己脑中的、笔下的故事变成精彩的视觉影像,就坐等掌声和金钱,剩下的只有鲜花和掌声。没想到实际情况却天壤之别,由于合作伙伴思想不统一,不欢而散;以诚相待的团队主创因为利益而分道扬镳;甚至还被所谓的大陆及港台资深电影人,骗吃骗喝骗资源,到头来自己一身负债,输的彻彻底底。七尺男儿,在华灯初上的北京街头一个人抱头痛哭,没有告诉家人,没有自暴自弃,在爱人和朋友的支持和陪伴下毅然而然的挺过了那段艰苦的日子,并还上了所有欠债。他说前段时间看到了茅侃侃和胡波自杀的新闻,他感同身受,他说他能理解那种绝望,但是看不起他们认怂的结果,大丈夫能屈能伸,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但他也需要排解压力,从《出走的娜拉》拍摄开始,压力太大,不喜欢抽烟的他却又捡起了烟头,但他抽烟的时候一定会躲开不吸烟的人,并说等片子落停后,一定戒烟。

即使面对这种困难,张导却从没有退缩,并抱着偏向险山行的决心和更成熟的经验,毫不犹豫的选择继续拍电影。他说他忘不了《天堂电影院》给他的震撼,光影是多么神奇的东西,可以实现生活中不能实现的任何事情,一个镜头、一句台词、一首音乐都会影响一个人的一生。而他也坚定了要拍摄励志电影的这条路,他说他的人生目标就是拍摄十部经典励志电影,他要用他的电影告诉人们,未来是美好的,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

有些人天生就是为创业而生的,怀着一份梦想,凭着一身肝胆和直觉,勇往直前。他说创业这些年他时常陷入绝境,如履薄冰、如临深渊,最后都是凭着坚持和机智,总结经验、抓住机会、走出困境,一步步走到今天。在某种程度上,一部卖座的电影就是用金钱堆砌起来的艺术品,从前期筹备、拍摄、制作,到后期传宣、发行,都需要大量的资金支持,身为《出走的娜拉》制片人的张津龙经历了太多的困境炎凉,寻找投资方所吃的闭门羹数不胜数,但他的微信朋友圈里,能看到“难也要坚持”“除了坚持我还能怎样”,但更多的却是“无论到什么时候都不要放弃我们的梦想”“撸起袖子加油干”这种拼搏向上的话语。他戏说,一进公司的大门,玻璃门两侧贴的都是习总书记的海报,进门后一楼大厅正前方贴着“不忘初心,砥砺前行”的标语,在这样向上的环境里,无处不在的斗志昂扬,他有什么可以倦怠和抱怨的,除了撸起袖子,剩下的只有百折不挠,努力向前。

《出走的娜拉》拍摄期间工作照

《出走的娜拉》从2016年开始筹备,剧本历经3个月时间、4稿打磨。在亲友“众筹”下募集齐了拍摄资金,2017年8月开机,在威海拍摄了近二十天,最终2018年3月拿到公映许可证。目前正在筹备院线上映。

《出走的娜拉》讲述了三个不同年龄段的女性在经历了内心情感纠葛之后,各自踏上旅程,在旅程中相逢、相知。通过公路上一连串的遭遇,重新认识自己,对婚姻与家庭、理想与人生重新定位,勇敢追求自己的信仰和真实的自我。

《出走的娜拉》拍摄期间工作照

和许多人一样,我好奇为什么两个年轻男性拍摄了一部纯女性电影,身为导演兼编剧的王鹏说,影片里“自己是老公的陪睡保姆”这句话出自他的老婆,他老婆曾就这个问题埋怨过他。他认为女性自我意识越来越强,但当今社会还是在无形中有一股力量禁锢了她们的思考和选择。在他看完《时时刻刻》后,就一直想拍一部反应现代都市人心理、情感、处境和存在感的东西。王鹏曾在中影工作过几年,那段时间昏天黑地的看过无数剧本,吸收了很多创意,磨炼了编剧技巧。这些年,他编剧了多部网大、电视剧,即使工作再忙,他还是保持着两天一部电影的阅片量。国内外大电影节获奖的作品他几乎一个不拉的全部看过。《出走的娜拉》是他编剧的第二部院线电影作品,在《出走的娜拉》看片会上,有人称赞编剧的用心良苦,奶奶灰头发的他则笑称“头发就这么白的”。

我很喜欢听王导聊经典电影,发现他只要聊到一部电影,就会打开话匣子,特别是反应人文思想的电影,他会给你滔滔不绝的分析每个角色的人设,他说他最喜欢法国先锋派电影、新浪潮电影。他会对毕赣的艺术才华竖起大拇指,也啧啧的感叹妮可基德曼贵为影后还是会为了角色全裸出境。王导已经成为我个人的观影指南,他说好的电影我一定会去看。

得知《出走的娜拉》入选北京电影节展映单元,两位导演兴奋而淡定,他们说想想这一年半的历程,酸甜苦辣个中滋味涌上心头,“很难,真的难”这是张津龙反反复复在表达的一句话,“可是再难我也会坚持下去”。拍电影和做其他事情一样,需要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他俩说“地利、人和”他们尽到了最大努力,“天时”有点遗憾,拍摄期间一直下雨,不然拍摄出来的效果更美。

《出走的娜拉》拍摄期间工作照

他们感谢一路上朋友亲人的帮助和支持。在他们最迷茫,最迷失的时候,著名演员郝蕾给了他们鼓励,帮他们找到了合适的演员,告诉他们没有1,永远不会有10;另一个特别要感谢的是位圈外人于泳老师,于老师在影片创作期间除了给了他们很多启发还在精神上给予了莫大支持,让他们终生难忘。他们特别感谢北京国际电影节为青年导演提供的展示平台,中国电影资料馆在影片的展映筹备中为他们提供了很多帮助和支持。

说到未来作品的筹备,张导说,他更深刻的理解了电影是商品这个属性,当初懵懵懂懂闯进来,现在更加懂得尊重观众、尊重投资人,此外,前期的筹备工作要充足,不要急于求成,要把发行出口、商务合作等全部解决掉再开始行动,最后,永远要有一个好的心态,不断的学习,提高认知,精进技术。

张导说,希望未来他的公司能够正规走上电影制片公司的道路,最理想最理想的状态就是只出励志电影。自信人生二百年!

写到这里,除了祝福还能说什么呢!

期待张津龙、王鹏导演处女作《出走的娜拉》上映!

《出走的娜拉》海报